及川

【切爆】不可分割的关系

惊蛰:

*补档


*印象中是和谁的py交易……


*幼驯染设定


*脑补剧情漫天飞,私设多得吓人


*掺了糖精,慎入


 


 


三岁,爆豪第一次留宿切岛家,两个小孩占据了刚收拾出来的宽敞客房。爆豪喜欢欧尔麦特,切岛喜欢红赖雄斗,两人拿着玩偶用各自创造的招式打了一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直到关灯了还挤在一床被子里对战,贪玩的结果是半夜被尿意憋醒的时候,不清醒的切岛个性毫无预兆觉醒,硬化的手臂划伤了他的眼睛。


切岛痛得急了就抱着爆豪掉眼泪,爆豪还睡得模模糊糊的,下意识捧住切岛的脸,摸到一手的泪水,他就贴着切岛的额头咕噜咕噜说着都连不成句的话试图安慰,切岛忍着痛听了一会儿,诡异地感觉到了治愈。


 


四岁,爆豪觉醒了个性,小屁孩的掌心跟放烟花似的,噼里啪啦特别酷炫,切岛眨巴着眼睛看得姿势都不带换一下的,后来的小朋友听见动静跟着挤过来,爆豪捏起拳头,得意地晃脑袋:“不给看。”


一群小屁孩不依不挠地将他围了起来,“看一下嘛,就一下。”


爆豪还是将拳头捏得紧紧的,仰着下巴摇头,“就不!”


“肯定是特别无聊的个性!”有个小孩愤愤说道,爆豪眼睛一瞪,就要开骂,切岛先站了出来,“很棒噢!”


小孩们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切岛笑弯了眼睛,“胜己的个性超级棒!”


 


五岁,渐渐觉醒个性的小屁孩背着家长打起了架,也不是什么多激烈的架,大多数还停留在吐口水扔鞋子这种上,但爆豪不一样,个性泛用性太强,打谁都跟捏小鸡儿似的,每次出征都是一次单方面吊打,切岛就抱着两个人的书包跟着爆豪跑,口袋里还塞了一大堆纸巾,谁哭了就送谁纸。


后来遇到来帮忙的小学生,单凭爆豪取巧的个性完全敌不过,两个人被摁在土里要求道歉,那可能是年幼时间里最愤怒的一刻,切岛硬化了脊背,愣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冲最近的人一拳就揍了过去,爆豪瞅准机会一个翻身逃脱,反手就是一个烟花炸到另一个人的肚子上,两个人立刻哭得惊天动地,切岛和爆豪趁乱躲了起来。


那一堆纸还在切岛口袋里藏着,切岛全拿出来给爆豪擦脸上的灰和破掉的伤口,爆豪却憋不住笑个不停,一把拉住切岛的手,猩红色的眼睛亮得像是精细打磨过的刚玉,“组个合体技怎么样?”


 


七岁,上了小学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是同班还是同桌,连值日也安排在一起。小学放课早,大多数时间两人回家的时候家长都没下班,爆豪有点儿全能,带着切岛去了自己家,他说:“我学会做饭了,咖喱牛肉你吃么?”


切岛头点得像拨浪鼓,“吃吃吃!”


第一次有点儿不尽如人意,爆豪嗜辣,切岛被辣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爆豪嘴硬批评道:“烦死了你,连辣也不能吃。”


切岛赶紧又塞了几口咖喱,鼓着嘴巴表决心,“我能都吃光!”


 


九岁,在这个狗都嫌弃的年纪,胆子越来越大的爆豪和切岛去山里捉锹形虫,不出意外遇到了山雨,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爆豪冷到发抖还攥着昆虫盒子不松手,切岛拆了自己的盒子做了简易的挡雨板,牵着爆豪在山里狂奔,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树洞躲雨。


“哎呀还好我们在一起。”切岛笑得特别开心,丝毫没有担心怎么回家,兴致勃勃地扒拉着爆豪的昆虫盒子,夸道:“胜己居然抓了这么多锹形虫,超厉害!”


“那是!”爆豪挺起小胸脯,得意地摸了摸鼻子,切岛仍专注地看着盒子爬来爬去的锹形虫,不断发出“哇真的超大诶”的感叹。爆豪瞧了他一眼,撩起濡湿的衣服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指着盒子里最少见的一只锹形虫突然说:“等雨停了回去卖掉吧。”


“啊?为什么?”


“给你买个新盒子!你是傻瓜么!”


 


十三岁,上了初中后就忙了起来,课业压得切岛手忘脚乱,半夜还要挑灯赶作业,爆豪偶尔帮忙补习,时间晚了就凑合着跟切岛一起睡。


“你果然是笨蛋吧?”爆豪冲切岛扔了个枕头,天都黑了习题集上还有一多半的空白,爆豪戳着书上一处吼道:“套这个公式进去,然后替换!”


“噢噢噢,”切岛点头如捣蒜,努力保持着坐立的姿势做习题,另一只手悄咪咪捡起了枕头塞回爆豪手里,“胜己真好!”


“我只是扶贫!”枕头又砸了过来,切岛直接用脸挡,笑嘻嘻地问:“很晚了诶,晚上一起睡吧?”


爆豪一巴掌糊过来,隔着枕头揉搓切岛的头发,“睡什么睡,没做完你一分钟都不准睡!”


“我会很快啦!”


 


十五岁,两人毫无悬念进入雄英,自由组队训练的时候两人总是扎堆,上鸣表示强烈斥责:“犯规!作弊!你俩无敌了好么!给不给别人活路!”


切岛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歉意地说道:“习惯了嘛。要不然你跟我们组?”


“好啊好啊。”


上鸣后来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需要爬高楼的时候爆豪带着切岛一个爆破冲击就上了楼顶,走了两步又返回来,切岛着急地趴在栏杆上冲他喊:“抱歉抱歉,忘记你了。”


和假想敌对战的时候,上鸣兴奋地冲到了最前面,“放着我来!一击必杀!”


话音刚落,就感觉耳边一阵风,上鸣看着借助爆豪个性冲击力加速的切岛像个小炮弹似的砸到最前方的假想敌身上,然后惯性带着这个可怜的机器人又往后急退了数十米,撞翻四五个假想敌,几秒后断断续续的爆炸声像是过年时候放的炮竹,特别喜庆。


切岛从一堆机械碎片里站起来,冲他打招呼,“这招不错吧!诶胜己!”


切岛三两步回到爆豪身边,边拍身上的灰边说道:“这个招式可以当合体技吧?”


爆豪呲了一声,“你硬化撑得住?”


切岛笑着揽住了爆豪的肩膀,一头炸毛抵住爆豪的一头炸毛,“当然,我可是你的战马!”


“别突然靠过来!”


上鸣觉得心绞痛。


暂定休息的时候,上鸣又打起了精神,三个人找了一处高地准备吃饭,上鸣咬着汉堡数落切岛的粗心大意,一而再再而三得遗忘自己的存在,切岛合起双手诚恳道歉,“真的!抱歉啦!我和胜己会注意的!”


“这次就算了,啊对了说起来爆豪那家伙呢?”自己的汉堡都快吃完了,切岛还抱着水瓶灌水,而爆豪也就刚刚不知道去了哪里。


切岛擦了擦嘴巴的水渍,说道:“噢,他去拿便当了。”


“便当?!你们还有这种东西?”上鸣瞪大了眼睛,“妈妈做的?”


“不是哟。是……”


正好爆豪回来了,抱着两个大盒子,切岛赶忙起身去接,“超大分量啊?”


“上次不是你说不够吃?”爆豪凶了他一眼,抱着自己的盒子坐到一边,“吃不完就去死。”


“哇,哪次你做的东西我没吃光啊?”切岛拎着水杯又坐到爆豪身边,打开盒子看看自己的又看看爆豪的,“我说了能吃辣了啊,为什么只放你自己的?”


“啰嗦,吃你的饭。”


“给我吃一口你的呗?”


“你自己没手么?”


 


上鸣第一次觉得汉堡不好吃,高地的风也是如此冰冷。


 


 


Fin.


 



评论

热度(21)

  1. 及川惊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