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川

名字很长的啊庄:

微博@名字很长的啊庄
第一次玩lof多多谅解?!
以后图也会在这边投放

【爆豪胜己中心】放心吧~爆豪妈妈(上)

禁爆乱正:

丨明天有考试今晚……其实也并没复习跟基友吹咔去了,把上周的吸咔产物随便发发


丨爆豪胜己中心,脑补成分过多,大家都爱这个小天使,就是这样。


丨大概就是一个妈妈不放心某爆豪宝宝专门来学校宿舍参观并获得同学们广泛好评的故事吧(?)


丨时间接刚住宿没多久


丨我就是一个辣鸡咔吹,能接受的再看吧。






几乎是所有人在第一时间意识到了来访者的身份。


教室门口站立着的女士有一头十分张扬的浅金色短发,这样的发型在女士中并不多见。小巧的脸配合上扬的眼尾和精致的五官,再加上一身利落的职业装,放在哪里都是不容人忽视的存在。


讲台上正在上课的是相泽消太,他看清来人后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点头致意:“爆豪太太。”


来人正是1年A班爆豪胜己的母亲。


对于这位女士相泽的心中并存着一点愧疚和敬意。


前段时间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学生,又在那之后马上提出了让爆豪住宿的要求。


原本以为让爆豪住宿在学校这件事基本上可以下“不可能”的断言了,出乎意料的是爆豪妈妈十分信任地将自己的儿子交付出来。


 


“果然是小爆豪的妈妈呀,长得真像。”蛙吹忍不住左右看了看母子俩。


“没想到爆豪的妈妈长得这么好看。”峰田语气中充满了惊叹,毕竟爆豪妈妈的确属于不常见的美人类型,即便爆豪都这么大了,这位女士看上去也还很年轻。


“你们一会儿说爆豪妈妈好看,一会儿说爆豪像妈妈,潜台词难道是你们突然发觉爆豪好看了吗?”耳郎在旁边吐槽。


“不对吧,耳郎?不是这样画等号的!”峰田发出一声哀嚎。


倒是以帅哥闻名的轰,左右看了看爆豪和爆豪妈妈,点了点头,诚恳道:“确实都好看。”


“不好!这里有个帅哥疯了!”峰田惊呼了一声。


“峰田同学你不能戴着有色眼镜,不能双标啊,刚刚夸爆豪妈妈好看的人可是你哦??怎么能放在女生身上好看的放在男生身上就不好看了。”


“天呐……你们不会都觉得爆豪……那个爆豪哦?长得可以吧?”


“虽然性格烂了点,外貌上确实没得说。”


“这个世界要毁灭了……”


 


这边几人还没讨论完,教室里就响起了一声巨大的椅子倒地声,爆豪胜己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臭老太婆你来干什么?!!”


 


这句话一出,1年A班瞬间跟着响起不少桌椅倒地的声音。


好在相泽已经见识过一次,这会儿格外淡定。


 


“该说……不愧是那个爆豪吗?居然这样跟自己的母亲说话。”


“臭老太婆?关系好的母子之间是会有这种称呼的吗?”轰居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吓得周围的人赶紧跟他解释这一称谓独爆豪一家而已。


 


“哈?”刚刚还面容平静的爆豪妈妈突然冲进教室,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爆豪的脑袋上,“你这是该对许久没见面的妈妈应有的态度吗?!臭小子!”


 


一室寂然。


 


“不……不愧是……爆豪的妈妈。”丽日艰难道。


“嘛……其实小胜的妈妈对其他人挺温柔的。”绿谷赶紧出面为爆豪妈妈正名。


 


爆豪捂着自己的头不甘示弱地吼回去:“谁叫你来学校了啊?!还有不要动不动扇我啊???炸飞你哦!!”


“你炸一个给老娘看看?!”


第二巴掌随即下来。


 


“多么黑暗的家庭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爆豪同学的性格合理了起来。”


“看来不止是外表相似啊。”


 


“您来学校是有什么事?”相泽及时打断了母子俩的争吵。


“我是来给我家胜己送东西的,他这边来住宿,走的时候有几样他常用的东西没带走,正好顺便过来看看他的住宿环境。”


爆豪不耐烦地哈了一声:“没人让你送东西过来吧,老太婆?”


爆豪妈妈淡定地伸手,一把按住爆豪的脖子,让他对着相泽一个九十度的鞠躬,脸都差点撞桌面上了。


“抱歉了,老师,我家胜己平时没少添麻烦吧?”


“那倒没有……前阵子的事情实在抱歉,我……”尽管爆豪家说着不介意,相泽总归有点于心不安。


爆豪妈妈直接打断他的话,并且又在爆豪的后脑勺来了那么一下:“我不是说过了吗?都怪这个臭小子技不如人才给人抓走,还给大家添了这么多麻烦。他还没好好向大家道歉致谢吧?胜己?”


就表情来说爆豪已经出离愤怒,连身体都因为愤怒开始颤抖。然而他却只是咬紧牙关,一个字也没说。


相泽突然意识到,爆豪的沉默约莫是觉得爆豪妈妈说得有道理,而他的愤怒搞不好是在气自己被抓走的部分。


渐渐摸清楚这个学生的脾气之后,相泽也能分辨一二了。


“您现在要去看看他们的宿舍吗?”相泽问,“正好让同学们带您去参观一下,作为家长代表。”


“诶?这样可以吗?”


“当然,也是为了让您真的放心。”相泽十分诚恳地说道。


爆豪妈妈手掌贴着爆豪的头顶摩挲了一下,点了点头:“麻烦了。”


爆豪十分不耐地拍开她的手,换来又一巴掌。


 


这会儿爆豪妈妈被女生们簇拥着坐在公共大厅里闲聊着,而正如绿谷说说,爆豪妈妈在同其他人沟通时其实是一位很温柔也很开明且通情达理的长辈。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女生们连同爆豪妈妈都笑了起来。


峰田伸长了脖子往那边望,语气中满是遗憾:“真想听听女生的聊天。”


爆豪一直在爆炸边缘徘徊,如果不是切岛和上鸣正在拼死拦住他,搞不好大厅已经给炸掉了。


爆豪妈妈这会儿大概说得口渴了,突然向男生们这边一招手:“胜己,去给你的同学们还有妈妈倒点水过来。”


“啊?!别使唤老子,臭老太婆!你自己没长手吗?!”


“我突然觉得爆豪对我们的态度其实很温和了……”上鸣心累地擦了擦眼角不存在的泪花。


 


虽然口头上这么说着,爆豪倒是气鼓鼓地起身去倒了几杯水,又气鼓鼓地端了过去,不客气地往桌上一放。


“给。”


“你这什么态度?!”没有老师在跟前,爆豪妈妈更不客气地揍了爆豪几拳。


在不远处观望的男生们突然后知后觉,爆豪今天的火气一直憋着,不知道会不会等爆豪妈妈走之后迁怒别人啊……


作为竹马的绿谷这时候挺身而出:“别看小胜这样,其实跟妈妈的关系很好呢。小胜在家都会做家务,帮忙做饭的。”


说话间爆豪已经走回来了。


他在切岛身边坐下,切岛习惯性地搭住了他的肩膀:“没想到你妈妈这么利落,怪不得你这么有男子气概!”


爆豪斜睨了他一眼,很快又把视线收回来,含糊地唔了一声,表情没有刚才那么狰狞了。


Nice 切岛!


众人在心中和切岛点赞。


这边爆豪坐下没多久,那边爆豪妈妈带着所有女生大摇大摆地走了回来,把不知道哪里变出来的一个大箱子直接往爆豪怀里一扔:“我给你带的东西,快拿回房间把房间收拾好再下来。”


“哈?谁让你带东西了?”


爆豪说着要把箱子扔回去。


“哦?不要吗?你喜欢的那个枕头……”


“唔……”


“还有你床头一定要放的摆件……”


“……”


“阳台的挂件,你喜欢的睡衣,喜欢的杯子……”


“闭嘴!臭老太婆!自作主张还唠叨个没完!我不是说了你不许进我房间吗?!!可恶,那个臭老头结果根本没拦你嘛?!!”


“哦?不要?”


爆豪一下僵住了,随后重重哼了一声,抱着箱子气鼓鼓地往楼上走了。


 


“爆豪同学……是这种人设吗?”


“好在意是什么东西,话说只有小爆豪的房间我们没看过吧。”


“这么说来确实啊。”


 


“各位同学,趁胜己上去了我有几句话想和大家说。”这时候爆豪妈妈换上了稍微有些严肃的表情,在场的人都不由得收起了玩笑的心态。


“感谢大家参与了胜己的救援活动,具体情况我都找老师了解了。老实说,如果不是因为大家的话,我也没可能放心让胜己住宿在学校。”爆豪妈妈竟然叹了口气,“实际上,胜己他从小都是那样的犟脾气,外头出了什么事都自己扛,回家也是报喜不报忧。就像之前的淤泥事件,如果不是电视放送了,我跟胜己他爸爸也根本不知道。这回的事情也是……他从小就跟自己较劲,我一直担心这孩子承受太多,过刚易折,没想到撑到了现在。他这样的脾气也能有愿意在危难关头帮助他的朋友……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爆豪妈妈说完对着所有同学深深鞠了一躬。


 


“啊啊啊啊啊啊,阿姨您千万别这么说啊??”


“不不不,阿姨,爆豪同学也是相当有人气的……”


“饭田你说这句话的底气能不能再足点啊。”


“总之,阿姨,爆豪的优点我们都清楚呢……比如……比如……比如……那个切岛你知道的吧!”


“啊?我?比如很有男子气概?”


“就是这个!切岛同学!说得很好嘛!”


 


“噗——”爆豪妈妈没忍住笑了出来,看到她笑了出来,1年A班的全体成员才稍稍放心。


“别看那孩子总是不领情的样子,其实心底也是承情的。说起来前阵子他还找我签了一张家长认同打工的证明书呢,好像是要买什么夜视镜,听说是因为他的缘故让谁的夜视镜弄坏了。那阵子他也是挺辛苦的。我本来打算给他钱,不过他不肯接受,当然了,他想要传递这样的心意我也不会阻拦。”


切岛倒是后知后觉:“爆豪打工是为了给我买夜视镜??”


上鸣叹口气:“你是有多天然啊?”


 


“死老太婆!!这东西为什么带过来?!!”随着一声爆破声,爆豪把一本厚厚的相册拍在了爆豪妈妈的面前。


爆豪妈妈淡定地抽走相册:“这不是怕你想家给你个念头。”


“想个鬼啊?!自己跟臭老头一边玩去!”


“臭小子,怎么跟老娘说话的?!”一相册拍下去。


“痛!”


“知道痛还废话?”


“嘁——”爆豪扔了相册也懒得多说了,直接转身上楼了。


刚刚还沉浸在温馨氛围中被突然打岔到有些懵逼的同学们才弱弱开口:“这是什么?”


“这个啊,是我们家的家庭相册,里面还有胜己小时候的照片。”爆豪妈妈说着拍了拍相册的表皮,“专门定制的防爆材料。”


……


“爆豪小时候的照片吗?听绿谷同学说爆豪一直都是这样的性格,小时候就很凶吗?”饭田推着眼镜开始思考。


“那岂不是绿谷的童年阴影。”


爆豪妈妈这时直接翻开了相册:“别看我们家胜己现在这样,他小时候可是乖得很哦。”


所有同学都凑上去看。


翻开的相册本上,第一张就是小小只的爆豪自己扛着鱼竿站在堤坝上,脸上挂着过于璀璨的笑容。


“我被闪到了!怎么回事?!这个小可爱竟然是爆豪吗?”芦户首先表示自己的血槽清零。


第二张的爆豪则半张脸埋在All might的玩偶里,一脸幸福。


“啊……那个是限量版的……”同为迷弟的绿谷抓住了要点。


第三张似乎是爆豪个性刚觉醒的样子,一脸惊奇地看着自己掌心中两团细微的爆破。


“啊,这个,真怀念啊……我还有录像呢。”爆豪妈妈说着掏出了手机。


 


“诶诶诶,给我们看没关系吗?”


“阿姨,其实可以不用给我们看的,爆豪会不高兴吧?”


“已经可以了,我觉得没必要扒到这种程度。”


 


对于同学们的惊慌失措,爆豪妈妈轻描淡写了一句:“他敢怎么样?”打开了视频。


 


然而——


他确实只是不敢对您怎么样啊!母上大人!


 


既然爆豪妈妈这样说了,大家也不做纠结。


“妈妈!妈妈!妈妈!”画面上小小只的爆豪奶声奶气叠声喊着跑了出来。


“怎么了胜己?”


“你看哦!”爆豪举起了自己的小手,上面噼啪爆出了两团很小的火花,“是烟花!”


 


暴击!!!A班感觉集体被暴击了。


 


“啊啦,胜己真厉害,这烟花真好看。胜己想用烟花干什么呢?”


“胜己想用烟花给别人带去幸福呀!就像All might那样!胜己将来要成为英雄!”


 


“天呐,你们听到了吗?他用胜己称呼自己!”切岛的眼泪都下来了,“多么男子汉!”


“我已经死了,世界再见。”芦户直接宣布自己光速离开世界。


“这个视频,可以传我一份吗?”面色平静的轰递来了自己的手机。


“轰君??你??等等,我也要一份!”


 


众人争执不下,只有某竹马绿谷默默地站在一边,毕竟不管是照片还是视频,他都有一份,。




=tbc=




其实看到爆豪妈妈那么爽快把爆豪交出来的时候,真的感动到想哭,感觉相泽老师那番话起了很大作用呢。爆豪家都是天使TUT太太我喜欢你!!【揍飞


一个私设:对外对妈妈爸爸很暴躁,没人的时候意外地偶尔会撒娇。


当然全靠脑了,我承认我是个垃圾。

💥一个恭而🍵:

#胜茶##自汉化禁转# 已授权【🚫禁止二次上传】 | 作者:ななお|PID:1969327|翻:碎碎 | 嵌:我 | 打分走→http://t.cn/RW3UGmt

多年以后的偶遇 ( ¨̮ )!

整理链接,存档备用

惊鸿游龙须酥:

长篇:


手足情深                 


把他的身体还给我(已完)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哨向)   01   02   


轰出胜都是废物 01  02  03  




胜出:


相亲(已完)     1  2  3  4  5  6  7  8  9    番外1  番外2 (R)


绿谷捡到一只橘咔(已完)          


吵架 (已完)           


黑久预警(已完)                 


(一个没有名字的ABO) 01  02  03  




一发完结:


(轰出胜)


我吃的西皮如果相遇了 (带鸣佐)


酒吧


我想成为一个O


我的笨蛋老爸


2018.5.20


双卡双待 


花吐症和感冒 


我的幼驯染爱上了我的同事怎么办   


天降和竹马  


抢婚  


爱上一只乖巧的龙 


我的反派生涯  


咔酱教你如何单身 


黑三角  


意识流


 


(胜出)


情书 


婚礼请柬 


毕业 


大腿肉真难吃 


你是我一个人的  


写个20年后的他  


我的DEKU   后续


钻石恒久远,真香永流传  


咔酱教你勾搭隔壁的主播  


调酒师和他的秘密恋人  


我讨厌你 


废物和猪排盖饭 


地下恋情 


届到了届到了 


废久只能我骂! 


 写情书!


 粽子节





ENIOR:

干脆一起扔上来了

昨天的摸鱼

米老鼠相关

本来想画点可爱的,最后越摸越沙雕

这几天沉迷霍克斯老师

【切爆】不可分割的关系

惊蛰:

*补档


*印象中是和谁的py交易……


*幼驯染设定


*脑补剧情漫天飞,私设多得吓人


*掺了糖精,慎入


 


 


三岁,爆豪第一次留宿切岛家,两个小孩占据了刚收拾出来的宽敞客房。爆豪喜欢欧尔麦特,切岛喜欢红赖雄斗,两人拿着玩偶用各自创造的招式打了一场,在地板上滚来滚去,直到关灯了还挤在一床被子里对战,贪玩的结果是半夜被尿意憋醒的时候,不清醒的切岛个性毫无预兆觉醒,硬化的手臂划伤了他的眼睛。


切岛痛得急了就抱着爆豪掉眼泪,爆豪还睡得模模糊糊的,下意识捧住切岛的脸,摸到一手的泪水,他就贴着切岛的额头咕噜咕噜说着都连不成句的话试图安慰,切岛忍着痛听了一会儿,诡异地感觉到了治愈。


 


四岁,爆豪觉醒了个性,小屁孩的掌心跟放烟花似的,噼里啪啦特别酷炫,切岛眨巴着眼睛看得姿势都不带换一下的,后来的小朋友听见动静跟着挤过来,爆豪捏起拳头,得意地晃脑袋:“不给看。”


一群小屁孩不依不挠地将他围了起来,“看一下嘛,就一下。”


爆豪还是将拳头捏得紧紧的,仰着下巴摇头,“就不!”


“肯定是特别无聊的个性!”有个小孩愤愤说道,爆豪眼睛一瞪,就要开骂,切岛先站了出来,“很棒噢!”


小孩们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切岛笑弯了眼睛,“胜己的个性超级棒!”


 


五岁,渐渐觉醒个性的小屁孩背着家长打起了架,也不是什么多激烈的架,大多数还停留在吐口水扔鞋子这种上,但爆豪不一样,个性泛用性太强,打谁都跟捏小鸡儿似的,每次出征都是一次单方面吊打,切岛就抱着两个人的书包跟着爆豪跑,口袋里还塞了一大堆纸巾,谁哭了就送谁纸。


后来遇到来帮忙的小学生,单凭爆豪取巧的个性完全敌不过,两个人被摁在土里要求道歉,那可能是年幼时间里最愤怒的一刻,切岛硬化了脊背,愣是撑着站了起来,然后冲最近的人一拳就揍了过去,爆豪瞅准机会一个翻身逃脱,反手就是一个烟花炸到另一个人的肚子上,两个人立刻哭得惊天动地,切岛和爆豪趁乱躲了起来。


那一堆纸还在切岛口袋里藏着,切岛全拿出来给爆豪擦脸上的灰和破掉的伤口,爆豪却憋不住笑个不停,一把拉住切岛的手,猩红色的眼睛亮得像是精细打磨过的刚玉,“组个合体技怎么样?”


 


七岁,上了小学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更多了,是同班还是同桌,连值日也安排在一起。小学放课早,大多数时间两人回家的时候家长都没下班,爆豪有点儿全能,带着切岛去了自己家,他说:“我学会做饭了,咖喱牛肉你吃么?”


切岛头点得像拨浪鼓,“吃吃吃!”


第一次有点儿不尽如人意,爆豪嗜辣,切岛被辣得眼泪鼻涕糊了一脸,爆豪嘴硬批评道:“烦死了你,连辣也不能吃。”


切岛赶紧又塞了几口咖喱,鼓着嘴巴表决心,“我能都吃光!”


 


九岁,在这个狗都嫌弃的年纪,胆子越来越大的爆豪和切岛去山里捉锹形虫,不出意外遇到了山雨,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爆豪冷到发抖还攥着昆虫盒子不松手,切岛拆了自己的盒子做了简易的挡雨板,牵着爆豪在山里狂奔,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树洞躲雨。


“哎呀还好我们在一起。”切岛笑得特别开心,丝毫没有担心怎么回家,兴致勃勃地扒拉着爆豪的昆虫盒子,夸道:“胜己居然抓了这么多锹形虫,超厉害!”


“那是!”爆豪挺起小胸脯,得意地摸了摸鼻子,切岛仍专注地看着盒子爬来爬去的锹形虫,不断发出“哇真的超大诶”的感叹。爆豪瞧了他一眼,撩起濡湿的衣服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指着盒子里最少见的一只锹形虫突然说:“等雨停了回去卖掉吧。”


“啊?为什么?”


“给你买个新盒子!你是傻瓜么!”


 


十三岁,上了初中后就忙了起来,课业压得切岛手忘脚乱,半夜还要挑灯赶作业,爆豪偶尔帮忙补习,时间晚了就凑合着跟切岛一起睡。


“你果然是笨蛋吧?”爆豪冲切岛扔了个枕头,天都黑了习题集上还有一多半的空白,爆豪戳着书上一处吼道:“套这个公式进去,然后替换!”


“噢噢噢,”切岛点头如捣蒜,努力保持着坐立的姿势做习题,另一只手悄咪咪捡起了枕头塞回爆豪手里,“胜己真好!”


“我只是扶贫!”枕头又砸了过来,切岛直接用脸挡,笑嘻嘻地问:“很晚了诶,晚上一起睡吧?”


爆豪一巴掌糊过来,隔着枕头揉搓切岛的头发,“睡什么睡,没做完你一分钟都不准睡!”


“我会很快啦!”


 


十五岁,两人毫无悬念进入雄英,自由组队训练的时候两人总是扎堆,上鸣表示强烈斥责:“犯规!作弊!你俩无敌了好么!给不给别人活路!”


切岛不好意思地挠挠脑袋,歉意地说道:“习惯了嘛。要不然你跟我们组?”


“好啊好啊。”


上鸣后来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需要爬高楼的时候爆豪带着切岛一个爆破冲击就上了楼顶,走了两步又返回来,切岛着急地趴在栏杆上冲他喊:“抱歉抱歉,忘记你了。”


和假想敌对战的时候,上鸣兴奋地冲到了最前面,“放着我来!一击必杀!”


话音刚落,就感觉耳边一阵风,上鸣看着借助爆豪个性冲击力加速的切岛像个小炮弹似的砸到最前方的假想敌身上,然后惯性带着这个可怜的机器人又往后急退了数十米,撞翻四五个假想敌,几秒后断断续续的爆炸声像是过年时候放的炮竹,特别喜庆。


切岛从一堆机械碎片里站起来,冲他打招呼,“这招不错吧!诶胜己!”


切岛三两步回到爆豪身边,边拍身上的灰边说道:“这个招式可以当合体技吧?”


爆豪呲了一声,“你硬化撑得住?”


切岛笑着揽住了爆豪的肩膀,一头炸毛抵住爆豪的一头炸毛,“当然,我可是你的战马!”


“别突然靠过来!”


上鸣觉得心绞痛。


暂定休息的时候,上鸣又打起了精神,三个人找了一处高地准备吃饭,上鸣咬着汉堡数落切岛的粗心大意,一而再再而三得遗忘自己的存在,切岛合起双手诚恳道歉,“真的!抱歉啦!我和胜己会注意的!”


“这次就算了,啊对了说起来爆豪那家伙呢?”自己的汉堡都快吃完了,切岛还抱着水瓶灌水,而爆豪也就刚刚不知道去了哪里。


切岛擦了擦嘴巴的水渍,说道:“噢,他去拿便当了。”


“便当?!你们还有这种东西?”上鸣瞪大了眼睛,“妈妈做的?”


“不是哟。是……”


正好爆豪回来了,抱着两个大盒子,切岛赶忙起身去接,“超大分量啊?”


“上次不是你说不够吃?”爆豪凶了他一眼,抱着自己的盒子坐到一边,“吃不完就去死。”


“哇,哪次你做的东西我没吃光啊?”切岛拎着水杯又坐到爆豪身边,打开盒子看看自己的又看看爆豪的,“我说了能吃辣了啊,为什么只放你自己的?”


“啰嗦,吃你的饭。”


“给我吃一口你的呗?”


“你自己没手么?”


 


上鸣第一次觉得汉堡不好吃,高地的风也是如此冰冷。


 


 


Fin.


 



關亭:

我流勝出的女兒來ㄌ(欸
p1.四歲,長的80%像綠谷,剛長出來的頭髮是金色,之後會慢慢轉綠
p2.想買玩偶但是老爸不給買的時候(因為咖醬不會打女兒所以面對老爸膽子也非常大
p3-p7.爆豪妹妹教你怎麼模仿爆殺卿~~個性和老爸一樣是爆破ㄛ>Wo